山风夜话

 【关 闭】  【打 印】 【返回前一页】 更新时间:2018/5/18
     山上总绕着风,白天是,夜晚更是。
     若是没有了风,山的美景便少了一半。即使山上依然覆盖着草木,环绕着溪水。没有了风,谁去撩动那些树冠,摆弄那些枝丫,谁去让枯叶在水里打着转儿,谁让兰草飘摇,谁又叫它们合起歌来?
     山做不到。
     山,不管它是哪座大山的孩子,哪怕是雄伟的泰山,古老的华山,也只能做能听不说的哑巴。
     它喜欢听,它紧贴着大地的胸膛,倾听着大地的脉搏。它喜欢看,往上,凝视天空,云朵,星辰,往下,端详脚边的农田,河流,镇城和人潮。
     山有一颗心,藏在它的深处,最明亮的宝石。否则人们干嘛带着锄头和炸药去炸山呢?他们都想得到它。山也不愚笨,它把心藏得很好,因此至今没被人找到。
     山有心,可以感受,也会思考,但是它不能说。它不会。因此,会说话唱歌的朋友最讨它的喜爱。 它喜欢小鸟,小鸟唱着它自己的歌,叽叽喳喳的,说着它们最喜欢的天空,树木,虫儿和果。它喜欢人,只要他们不拿着炸药包惦记它的宝石。这些人毕竟是少数。多数人是普通的,他们到哪儿都爱喧哗,吵吵嚷嚷的,谈着他们喜欢的,其实永远谈他们自己。山发现这其实也是倾听。
     山非常安静了,等着朋友风的到来。风从海洋跨过大陆,吹过了沙漠,又飞过了城市,一路下来浑身脏兮兮,臭烘烘。山在下面看到风路过,瞧见了它那双黑乎乎的脚丫,想起了城镇的流浪汉。风望见脚下的山,看见它笑眯眯的眼睛,便飘了下来。
     见到彼此,两个朋友都笑了。山抱住了风,或者风环绕着山。风使出小法术,它就是这么顽皮,这正是它可爱的地方,逗得山身上的树木和鸟兽发了笑。笑声里,它们用它的语气说着它的话,“我最喜欢你”。老实的山抓住风,使劲得揉搓着,把它揉干净,揉出了树叶,花草,泉水的味道,其实就是山的味道。揉得差不多了,山便用手指在风的手心里写下一道邀请,“留下来,歇歇脚。” 风笑了,从头到脚强烈地振动着,通体透明。山特别喜欢风这么笑,它自己做不到。风大笑着,让草木鸟兽也发出咯咯的笑声。
     听,这是你的声音。
     呼。
     听,这是我的回答。
     飒。
     在第一道曙光之前,山风呼啊飒啊吹了一晚。
     至于谈了些什么,只有朋友们知道了。
文/17财管1班:黎睿
日期:2018/5/18 阅读:3040次
 
 
 
 
 地址:广州市增城广州华立科技园华立路11号 邮编:511325 电话/传真:(020)82901370
 招生热线:(020)82900921 82900922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