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梦故我思

 【关 闭】  【打 印】 【返回前一页】 更新时间:2016-9-30
     你有没有见过三月水乡江南,那里才子佳人倚楼堂,风花雪月吟成双;你有没有见过塞北孤烟黄沙,那里铁血将军骑战马,彩霞落日望归家;你有没有见过茶楼旅舍酒馆,那里说书先生拍惊堂,古今传奇颂过往;你有没有见过舞榭楼台殿堂,那里黄袍天子坐龙上,谈笑风生定天下;你有没有见过田园耕地农家,那里平民布衣话桑麻,一刀一锄成庄稼....
     我见过,在梦里,遥远而缥缈。
     梦中,我潜过红墙,红墙高立与世绝,片片斑驳绕枝蔓。我望见睥睨天下的帝王,他一身明黄,端坐高台奏折如山,一笔一朱砂,一词一语下,我问他,眉头紧锁为哪般?他叹,独坐江山无人诉,朝为明君暮罪人。
     梦中,我偶过疆场,疆场飞沙迷人眼,万里无垠不见头。我望见运筹帷幄的兵官,他身着战袍手握明枪,奋勇杀敌无所畏惧,血汗交加夺城池,誓不言弃至死休,我问他,提命上场为哪般?他笑,保家卫国真男儿,他日凯旋见江东。
     梦中,我到过戏馆,戏馆坐从不虚席,余音绕梁响绝唱。我望见咿呀吟唱的青衣,他白面粉妆,珠圆玉润赛灵鸟,水袖抛天身曼妙,我问他,日月吟唱为哪般?他哭,生计无门已了然,倚靠戏台残余生。
     梦中,我路过农家,农家黄鸭水中戏,茅舍屋前有菜花。我望见提锄前行的农夫,余阳饮血照面颊,他汗流浃背含笑意,脚步深浅踏归家,我问他,辛勤劳作为哪般?他憨,妻儿老小门前盼,养家糊口未敢误。
     我过山间见侠客,侠客豪情饮烈酒,腰间软剑溅泉上;我过江南望才子,才子吟诗作绝对,手中纸扇曳生花;我过老树听说书,说书先生花白胡,口中语句谈古今......
     梦中,有塞北江南,有殿堂茅舍,有烈酒清茶,含笑含泪,含苦含酸,含乐含痛,所过之处,所见之景,痴痴向往,几乎令人不愿醒来。
     我梦故我思,我思故我在。
     我所向往,所痴狂,化作梦境来到我的身旁。
     我愿化作梦里的她,在三月执油纸伞漫步在细雨蒙蒙的青石板,笑看水中荷花并成双;我愿化作梦里的他,豪情万丈一剑一酒走天涯,卧花间饮露水躺山头数星月;我愿化作梦里的一片白云,随波逐流望红尘滚滚世人欢笑苦泪,望盛世繁华.....
     倘若有一天我再入了梦里,定问一声,梦里情结为哪般?
     或许有自远方的传响呼应,那是千千万万年前的过往,那是伫于心中的一段寻古梦罢。
文/16新闻2班 欧阳静敏
日期:2016-9-30 阅读:2890次
 
 
 
 
 地址:广州市增城广州华立科技园华立路11号 邮编:511325 电话/传真:(020)82901370
 招生热线:(020)82900921 82900922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